公海赌船710

失踪”的亲人你们究竟在哪儿?(组图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9-09

  在金州新区光明街道一个狭小的旅店房间里,从海城来到大连的全维昌已经等了整整7天。这已是他的第四次来连寻子之旅。去年10月27日,全维昌27岁的儿子全明星从黑嘴子码头上了一艘远洋渔船。当时全明星托同乡捎给父亲一句话,说自己要到远洋去干“钓海螺”的工作了,从此之后,全明星再无音信。今年春节前后,全维昌3次来连寻子,最终他得到的消息是:全明星工作的这艘渔船已经于今年1月在远海失事,包括全明星在内的至少6名船员失踪。

  令全维昌更加无奈的是:儿子是通过街头小广告上的船,而且合同就在儿子本人身上。全维昌第一不知道儿子所在渔船的船号,第二没有见到船主本人。“一切都是船主通过电话告诉我的。”而全维昌到海事部门查询后发现,甚至没有关于这起事故的任何报警记录。不久前,全明星打工这艘渔船的船主孙某电话停机,就此“消失”。为了弄清楚儿子的确实下落,全维昌只能报警求助。

  全维昌告诉记者,儿子全明星今年27岁,去年是他第一次到大连找工作。“去年10月底,我接到儿子的电话,说自己找到了一份远洋船员的工作,据说每月能赚四五千元。”全维昌回忆说,那是自己最后一次接到儿子的电话。

  “后来儿子一直没有打过电话,我觉得他肯定是上了远洋船出海了,通讯不便,没给家打电话也很正常。”全维昌说,去年年底,和儿子一起到大连打工并同时上船工作的一名海城老乡回到老家。“这个孩子说自己晕船,受不了远洋工作,于是结算工资下船回家了。按照他的说法,我儿子所在的渔船已经到了公海上,在干‘钓海螺’的活儿。”全维昌说,其时已经是年根,自己思念儿子,又一直没有他的音信,于是起身来到大连,试图联系上儿子所在的渔船船主,并通过他帮忙联系上儿子。“我只想让孩子回家过年!”全维昌说。

  全维昌告诉记者,抵达大连后,他先通过老乡提供的船号和香炉礁边防派出所的帮助,找到了儿子所在渔船的船主老洪。“但是老洪告诉我,我儿子在他船上工作不久,就转到另外一艘渔船上工作了。老洪只知道那艘渔船的船主姓孙,具体船号自己也说不清楚。”全维昌说,自己随即又按照老洪提供的电线天就是春节了,当时孙某告诉我,全明星确实在他的渔船上,但是现在船在远海,自己也联系不上。但他答应我过完年一定帮我联系上儿子,让他给家里打个电话!”带着思念和希望,全维昌返回海城老家,过了一个忐忑不安的春节。

  “这次孙某不再隐瞒,他直接告诉我,全明星工作的这艘渔船出了事!出事时间就在1月30日前后,失事地点是在中国和韩国交界的海域!”

  全维昌说,按照孙某的说法,当时这艘渔船上共有7人,只有一人最终获救,而包括全明星在内的6名船员全部失踪。“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全维昌说,自己当即提出要和船主孙某见面,但对方始终没有露面,最后甚至连手机都关机了。春节后全维昌两次来连,都没有找到孙某本人。

  和全明星在同一条船上工作的,还有48岁的吉林磐石人王某。在大连寻子期间,全维昌在黑嘴子码头遇到了同样来寻找父亲的王某女儿。

  8月12日,记者拨通了王某女儿的电话。她向记者证实,船主孙某给她的说法也是渔船失事了。“当时船主说出事的海域在山东。”小王说,自己和全维昌一样,是在春节过后不久接到孙某通知的。“起初孙某告诉我船找不到了,后来直接说船出事了。”和全维昌的情况相似,小王也不知道父亲工作的这艘船多大,甚至不知道该渔船的船号。“我爸爸起初也不是在这艘船上工作,是中途‘倒’到出事渔船上的!”小王说,关于渔船出事的消息,现在全部来自孙某一人的说法。“我现在最迫切希望的,是能从正规渠道证实这个消息!如果我爸爸真在这次事故中失踪了,孙某也应该给我们这些家属一个说法!”小王表示。

  令全维昌和小王等船员亲属们想不通的是:关于这起“渔船失事6人失踪”的事故却没有任何官方消息。船主孙某的电话也已停机。“现在我们心里可以说是疑团重重。第一,我们怀疑孙某的这艘渔船是没有备案登记的‘黑船’;第二,我们还对孙某提供的‘渔船出事’说法心存怀疑。”目前全维昌已经报警求助,并已向多个相关部门反映此事。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处理。


[!--vurl--]

公海赌船710相关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