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海赌船710

黄光裕案受牵连:“公海赌王”连超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8-08

  6月12日,深圳深南大道和红岭路交汇处的新冶会国际俱乐部笼罩在似有若无的细雨当中。两个星期前,这里由于被警方发现有客人吸食毒品而停止营业。

  这是香港商人连超(又名连卓钊)投资的物业。自3年前开业后,这个与香港最为著名的高级俱乐部新冶会同名的夜总会曾经盛极一时,而如今,它和自己的主人一道,因触犯法律而陷于困厄。

  连超一贯以赌闻名,新冶会只是其一个小小据点。近年,由于结交国美老板、潮汕籍同乡黄光裕,连超更是财源广进,赢得“公海赌王”头衔。

  然而,也正是黄光裕这个能输掉80个亿的财神爷,在连超的赌船上挥霍了大把金钱后将赌王拖了下水。在黄因涉嫌操控市场案发前,连超就涉嫌协助其洗钱,在去年11月中旬黄被公安扣查期间,连超即利用海上走私网络,企图协助黄光裕妻子杜鹃通过海路离境,但由于警方一早对杜鹃实行全天候监视,故连超因此触网。

  90年代,未发迹前的连超只是香港黑帮小社团“利群”的一名打仔,因为作风出位而深得大佬赏识。后来在澳门走私赚到第一桶金。正式涉足赌业后,在赌船海王星充当“迭码仔”。

  “迭码仔”是从事博彩中介工作人员的俗称,他们的工作是寻找赌客客源、鼓动赌客到赌场博彩,自己从中获取佣金。除了兑换泥码给客人以取得丰厚的利润之外,“迭码仔”有时还从事高利贷转介活动。

  在港澳赌船的“迭码仔”中间,至今还流传着一段连超的“威水史”:当年他有个客户是国内地产商,一晚输掉三千多万,第二天被迫打电话回大陆向银行提钱,由于数目太大,以致银行经理以为他被人绑票。

  在2008年1月澳门特别行政区博彩监察协调局公布获发牌照的博彩中介人名单中,连超赫然在列。据知情人透露,他还在澳门博彩业管理暨中介人总会中担任监事一职。

  生于1969年的连超行事极为低调,其个人信息,有关报道只是披露其为潮汕人,他曾在2002年卷入一地下钱庄案件,作为钱庄的主要出资人,却能因为“另案审理”而不了了之,还一度担任广东省第十届政协委员。

  “他是哪里人我也不清楚。”汕头市韩江律师事务所的赵律师在谈起连超时说。他曾担任2002年地下钱庄一案的犯罪嫌疑人陈得坤(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的辩护律师。时隔多年之后,赵律师对这个案子仍有印象,但对涉及钱庄的投资人连超的问题进行了回避。

  “据说,连超出事前已在港澳的潮州帮中坐第一把交椅,就连澳门赌王何鸿燊也要给三分面。”有知情人说,“这可能也是大家不愿意公开谈论他的原因。”

  凭着出色交际技巧,连超几年前搭上国美电器老总黄光裕,并成功邀请他上船豪赌。有消息称,黄光裕经常到澳门豪赌,欠下赌债80亿,其中他最爱的“娱乐场所”,就有公海赌船“海王星”号。

  现年40岁的连超为公海赌船“海王星”号的投资人之一,其弟连棹锋是香港上市公司海王国际集团(以下简称“海王集团”)董事会主席,持有“海王星”号70%的股权。

  “海王星”号是现时香港最具规模,设施最先进完善的五星级豪华邮轮。船高九层,总载客量达500人,位于六楼的娱乐场,包括多种博彩娱乐项目,如、二十一点等。据“海王星”号官方网站统计,邮轮自1996年起航来,平均每月载客量超过万人,是一间设备齐全,服务一流的海上五星级酒店。

  根据海王集团年报介绍,连棹锋于成衣业、汽车业、物业投资、邮轮营运以至赌场营运等方面累积有逾十年经验。他曾任仁爱堂董事,现时为全港各区工商会董事及新界东北区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

  不过,知情者认为,现年35岁的连棹锋只是被安排到幕前充当“keeper”(管理者)的角色,实际权力由连超幕后操纵。

  与赌场相比,由于公海赌船毋须缴税,不用向政府领牌,不受法律限制及警方监管,所以吸引了一批国内富商及官员上船。加上内地严禁公务员和国企负责人出境赌博政策出台,不少达官贵人为减少在赌场曝光,选择到赌船娱乐。2008年内地进一步收紧澳门自由行,公海赌船更是生意兴旺。一些官员以来香港处理业务或者旅游为名,暗中登上赌船搏杀一晚,神不知鬼不觉。

  “迭码仔”阿良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说:“很多大陆人都知“海王星”号深受富商以及高官欢迎,连夜总会小姐都千方百计拉拢有关人士,希望可以上船识有钱佬。”

  据业内人士透露,部分赌船之所以能够成功吸引国内商家及高官,除了有豪赌娱乐,赌船更一向是洗黑钱的好地方。“很简单,如果一个人带着1亿上船,之后换一张赌船开出的1亿的支票,结果这笔钱就变得有来源证明,说是赌船上赢回来的,钱就变得干净了。”有知情人这样解释说。

  “有一段时间,超哥亲自带着几个大陆商家上赌船玩,对其中一个特别照顾,亲自招呼酒水,后来大家才知道他就是国美老总黄光裕。”赌船“迭码仔”阿良说,大家都羡慕超哥手上有如此大老板。

  虽名列富豪榜第一,但因豪赌成性,黄光裕大笔财富在赌场中挥霍。据称2007年黄光裕在澳门赌博一次就输了上亿元人民币,近年来他因赌博总计输掉80亿,因此导致资金链断裂。

  而根据《财经》杂志网站的报道称,原国美董事局主席黄光裕即是由连超带上“海王星”号玩乐赌博的,其间更涉嫌协助黄光裕洗钱,并在黄光裕案发后秘密运作黄妻杜鹃通过海上线路离境,由此被警方逮捕。

  随后,“公海赌王”连超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逐渐被披露:他是广东省十届政协委员,在深圳经营娱乐场生意,其中位于深圳晶都酒店,号称全深圳最豪华的会所俱乐部新冶会亦属他旗下生意之一,是市内有名的“铁窦”(粤语,意为坚固的窝)。

  6月12日下午2时许,一辆货车停在深南大道和红岭路交汇处的新冶会国际俱乐部门前,十来个工人忙着把室内的物品往货车上搬。两个星期前,这里由于被警方发现有客人吸食毒品而暂时停业。

  开业于2006年11月的新冶会总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内设多重风格KTV包房、会员房、总统房等近50间。由于地处罗湖区金融中心地段,毗邻深圳第一高楼地王大厦,自开业以来生意一直火爆。

  “新冶会在深南路上有很大的招牌,包房的装修基本也是以嗨房的模式为主,”一名曾在新冶会消费的客人回忆说,“那里真是纸醉金迷的场所,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想从你身上拿到小费,百元钞票似乎成了10元的价值。”

  据知情人介绍,在黄光裕一案案发前,连超经常在新冶会招呼富翁和各方贵人,他善于交际,逢年过节送礼出手大方,所以“深圳、港澳的黑白商三道都给他面子”。

  6月16日中午,离连超被捕已经半年有余,新治实业已经搬离了广深宾馆6楼的办公地点。在细雨纷飞的深南大道,“铁窦”新冶会夜总会原有的招牌已经被“河东会”三字取代。在主心骨被捕入狱的情况下,连氏家族在深圳的根基似乎被连根拔起,这种情形在一年前是无法想像的。

  “新冶公司能耐很大,在深圳,几乎没有第二家民营企业可以把赛格51-71层这20层物业复杂的产权问题解决。”有业内人士分析说,“但新冶似乎是一夜之间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很多部门都为它开了绿灯。”

  但新冶的实际控制人连超在公开场合却是异常低调,其举动鲜见诸报端。作为新冶实业法人代表,他甚少以此身份公开露面,公司大小事务由弟弟连卓明出面处理。同样的低调也出现在其两个弟弟身上:身为海王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连棹锋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只有海王集团的网站对其有简短的介绍;而连卓明的公开资料则更是只有“海王集团董事长、新冶实业(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寥寥数字。

  “连超的行为与他的难兄难弟、同为潮汕人的黄光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名活跃于粤港两地的记者如是说。自黄光裕案发后,不少记者轻而易举地来到其家乡汕头市潮阳区铜盂镇凤壶村进行采访,将其发迹前的往事一一公之于众。

  由于生意上的纠纷,深圳胜三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东曾多次遭到连超和连卓明手下人的威胁,据其讲述,新冶实业为了重新夺回已经转手给胜三一的物业,曾使人对他进行非法关押。

  现在,赵东成了研究连氏家族最为热心的人员,这个自称为了取回正义与公道而决心与“涉黑势力新治实业抗争到底”的公司老总现在正千方百计收集连氏的材料,然后把他们一一上传到自己公司的网站上公诸于众。


[!--vurl--]

公海赌船710相关

    无相关信息